孫小國的案子一定不能再懸疑了!

疑云密布的孫小果案,終于等來了官方說法。

  5月28日,云南省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辦公室向社會通報孫小果案件辦理情況。

當天,云南省委常委會召開擴大會議,傳達中央掃黑除惡第20督導組督導云南省情況反饋會精神,研究整改工作。會議提出,特別是對全國掃黑辦和中央督導組重點督辦的昆明孫小果案及背后的“關系網”和“保護傘”,要堅決徹查、一查到底、絕不姑息。  當年的孫小果案存在多少、多大問題暫不清楚,但從各方的權威反饋來看,民眾關切的孫小果生父、養父、母親及其他親屬的身份在官方通報中終于“浮出水面”。不過,更多細節信息的披露依然在民眾的期待之中。  改名換姓、死里逃生,為霸一方、呼風喚雨……父親是“昆明某單位職工”,母親和繼父分別是普通民警和基層干部的“普通家庭”,從哪里來的這種神秘而神奇的能量?一個死刑犯,究竟是通過怎樣的“通天”手段才會屢次逃脫法律的制裁與輿論的監督?這背后究竟有多少“保護傘”在為其續命和勾兌著?  如果當年依法嚴懲,何必今日掛牌督辦?如果昔日正義得彰,何苦民眾寢食難安?  這是法治之恥。不過,知恥近乎勇。20多年過去,孫小果案鉤沉起的盤根錯節與枝枝蔓蔓,已經突破了法治社會對于公平與正義的底線想象。從云南省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辦公室公布的情況來看:省監獄管理局原副巡視員劉思源等11人被采取了留置措施,對孫小果出獄以后所涉系列刑事犯罪案件中的9名犯罪嫌疑人執行逮捕,23名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毫無疑問,這樣廣泛的、大面積的查處是符合民眾對于法治社會、法治國家的期待的。  這是“保護傘”之惡。無論孫小果案中間的“操作”是怎樣的離經叛道,說白了,這“絕不是一個人在戰斗”。兩套身份、兩種年齡、數次漏網、高舉輕放……不是一個主角就能完成的“多幕大戲”。2018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一場覆蓋全國、為期三年的的掃黑除惡攻堅仗開啟。從“打黑除惡”到“掃黑除惡”,一字之差、天壤之別。黑惡勢力是惡,披著權錢外衣的“保護傘”也是惡。拔出蘿卜帶出泥,揪出孫小果等黑惡勢力的背書者、撐腰者、庇護者,這是孫小果案畫上句話的關鍵。  孫小果案的“通天”手段,突破法治的底線,讓老百姓的安全感大打折扣。云南的一個孫小果,折射出的是民眾對于身邊黑惡勢力的擔憂。習近平總書記曾強調,要讓人民有更多、更直接、更實在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保障民眾的安全感,也是新時代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著力點。孫小果案能不能依法依規徹底解決,給人民一個滿意交代,關系著全面深化改革的成效落地、更關系著人民對于公檢法系統的信賴與對法治的信仰。  從“我爸是李剛”到“掛職副縣長”,公共監督對公權的警惕是法治之福、亦是常情之理。孫小果的親戚圖譜是一回事,孫小果案牽涉到哪些公職人員是另一回事——前者是蒼蠅抑或老虎的拷問,后者是公共治理法治層級的顯影。掃黑必須“除傘”,除惡必須“拔根”,黨紀國法面前,唯有無欲則剛的執法體系,才能讓黑惡勢力真正無處藏身。  孫小果案要辦成“鐵案”,就不能繼續在關鍵處留有懸念。該解釋的要繼續解釋、該追問的要繼續追問,孫小果的官司要厘清,更要打掉其背后的“官傘”“警傘”“庸傘”。如果非要對輿論場的這波民意做個總結,諸般洶涌不過一句話:正義不僅要實現,而且要以人們看得見的方式及早實現!(鄧海建) 

當前:

智者賤志

推薦:fun來了神吐槽請叫我香姐

上一篇:為科研人才成長和成才提供全面的環境

下一篇:開放“自行車高速”不僅僅是交通管制

彩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