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話題:不改變低人一等的現實,職業教育談何吸引力

2019-02-21 19:03

不改變低人一等的現實,職業教育談何吸引力

文 | 楊三喜 教育領域資深媒體人

啟動“1+x”證書試點工作,提高高技能人才待遇水平,推動職業院校畢業生在落戶、就業、參加事業單位招聘、職稱評審、職級晉升方面與普通高校畢業生同等待遇……日前,國務院印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職教二十條),為職業教育深化改革提供了路線圖,行業內也出現了“職業教育迎來春天”的呼聲。這個路線圖,是否真的能改變當下職業教育的尷尬局面?

職業教育的尷尬,地位重要但家長不愿意上,國家此前也投入不足

相比普通教育,社會對職業教育的關注度并不高,主要集中在一些負面新聞上,比如頂崗實習亂象,“問題少年少女”,各種奇葩校規。

而去年一則新聞讓職業教育熱鬧了一陣。

2002年,《國務院關于大力推進職業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決定》明確提出,“要以中等職業教育為重點,保持中等職業教育與普通高中教育的比例大體相當,擴大高等職業教育的規模。”

在省級層面,江蘇省通過下硬指標,執行最嚴格。對此,江蘇新上任的省委領導,批評江蘇“執行得最為嚴格,分流得最好”“我們不能為了好看,為了得到表揚,而犧牲孩子的利益。”隨后,江蘇省委召開常委擴大會議,要求各地通過想方設法,挖掘潛力,保證普高招生比例不得低于60%,各地不得不臨時追加普通高中招生計劃。

不改變低人一等的現實,職業教育談何吸引力

不僅是江蘇,在青島等職業教育發達、執行“普職相當”比較嚴格的地區都面臨著家長的不滿。

此次改革方案,重申“普職相當”,難免再次引發疑慮。所以,各地將如何落實這次改革方案,會不會成為雞肋乃至“陽奉陰違”,值得關注。

職業教育的地位不言而喻。我國每年新增的勞動力,10個人當中就有7個人畢業于職業院校。除了為經濟社會發展培養技能型人才,中專教育、高職教育還分別承擔著普及高中教育和高等教育的任務。

但職業教育面臨的最大尷尬是強調職業教育重要的人,也不愿意讓孩子去職校。“現在幾乎沒有市委書記、市長與縣委書記、縣長的孩子上職業院校,就連說職教重要的人的孩子一般都沒有上職業院校。”“職教簡直成了‘平民教育’的代名詞。很多老百姓的孩子上職業院校是無奈之舉。”早些年,中國人民大學校長紀寶成如是批評。

職業教育不受關注,不受待見的原因,根本原因是國家支持力度不夠。國家雖然一直強調職業教育的重要性,此次《方案》第一句話就提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但投入嚴重不足的現實無法回避。

媒體報道,2014年財政部和教育部頒發文件的就明確要求,“到2017年各地高職院校年生均財政撥款水平不低于1.2萬元。”但是,2016年全國990所獨立設置的公辦高職院校低于這一標準的超過60%,還有133所低于6000元,由行業企業舉辦的74所高職院校甚至低于3000元。

根據教育部對2017年全國教育經費的統計,全國高等教育經費總投入11109億元,高職高專教育經費總投入為2023億元,雖然比上一年增長了10.16%,但占比不過18.21%。半壁江山的高等職業教育,沒有半壁江山的財政投入,顯然是制約職業教育發展的最主要因素。

平等對待職校生,只是第一步

職業教育沒受到足夠重視,這還是說的比較好聽的。認真點說,社會對職業教育,對職業教育畢業生有偏見,甚至是歧視,同時技術技能人才發展渠道窄、職業教育吸引力不強,這些都是無法回避的現實。

這背后的阻礙不僅是重視腦力勞動、輕視體力勞動的文化傳統,還有從中高考錄取制度,到就業、落戶等系列制度的阻礙。

此次《方案》出臺了很多措施,都試圖解決這些問題。比如,《方案》提出要逐步提高技術技能人才特別是技術工人收入水平和地位,鼓勵企業職務職級晉升和工資分配向關鍵崗位、生產一線崗位和緊缺急需的高層次、高技能人才傾斜。

不改變低人一等的現實,職業教育談何吸引力

本次“職教二十條”的重點內容,圖片引自新華社

“推動職業院校畢業生在落戶、就業、參加機關事業單位招聘、職稱評審、職級晉升等方面與普通高校畢業生享受同等待遇。”“機關和企事業單位招用人員不得歧視職業院校畢業生。國務院人力資源社會保障行政部門會同有關部門,適時組織清理調整對技術技能人才的歧視政策。”

這些政策看上去很美好,但落實起來絕對不是一個文件就夠了,需要一系列的制度支撐。比如,這幾年,二三線城市紛紛出臺了人才新政,開展 “搶人大戰”,放開落戶限制是一個亮點,但是縱觀這些人才新政,多數城市的學歷門檻都比較高,僅有鄭州等少數城市對中專以上畢業生、職業(技工)院校畢業生,放開了落戶限制。

不改變低人一等的現實,職業教育談何吸引力

當然,最重要的原因還不是社會或者制度層面的偏見與歧視,而是職業教育的辦學質量難以滿足社會的需求。每年開年,企業都面臨用工荒,一邊是企業招不到合適的人才,尤其高端科技創新型人才、專業技能人才相當緊缺。據央視財經報道,我國高級技工缺口高達2200萬。培養不出符合企業要求的人才,又如何怪社會的偏見呢?

所以,提高職業教育培養質量,滿足企業用人需求,才是提高技能人才待遇和地位的硬道理。

《方案》提出要完善學歷教育與培訓并重的現代職業體系,推動具備條件的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型轉變,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提出了啟動學歷證書+職業技能等級證書制度試點,即1+X證書制度,鼓勵學生在獲得學歷證書的同時,積極取得多類職業技能等級證書。這些旨在培養高技能人才的措施備受矚目。

然而,不能回避的一個問題是,高職院校生源質量整體偏低,并且學習時間較短,學習動力不足。另一方面,要培養既懂理論又有技能、既懂專業又有知識面、既會管理又善協調的新型的技術型應用型人才,要求教師也應該是集理論、技能、師范于一體的復合型人才。而當下職業教育的師資水平顯然還有待提升。“雙師型”即同時具備理論教學和實踐教學能力的教師比例仍偏低,是阻礙人才培養質量提升的薄弱環節。

職業教育地位取決于產業結構

談職業教育的改革發展,就回避不了德國的職業教育發展經驗。德國是職業教育辦得最成功的國家。“雙元制”教育模式實現了學校和企業的真正融合,同時,也為技能人才接受本科層次和研究生層次的高等職業教育暢通了道路。

德國高級技工不僅不比普通高校收入低,在社會上的地位上也受人尊重。總體而言,德國,大部分職業教育畢業生都能找到一份比較穩定的工作,其收入和社會地位在德國社會均處于中等水平。

不過,學習德國教育的模式繞不過三個問題。第一是財政對職業院校的支持力度能不能達到德國的水平,第二是技術工人的薪酬能否達到德國的水平,第三是技工從事行業的整體利潤能不能達到德國的水平。

不改變低人一等的現實,職業教育談何吸引力

現實是,我國目前對職業院校的投入明顯不足,職業教育畢業生中,工作穩定、待遇不錯的比重并不高。癥結就在于第三個問題:我國大部分需要技術工人的行業利潤都不高。

德國職業教育的成功,在于德國的產業和經濟結構對其形成了良好的支撐。德國是制造強國,工業發達、工業體系強大,高利潤的工業產品出口是其核心產業,并造就了上下游產業的共同繁榮,產業繁榮與人才培養形成了相輔相成的關系。

《方案》強調“把職業教育擺在教育改革創新和經濟社會發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這是倒逼的結果,是產業升級和經濟結構調整對高技能人才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中國職業教育的發展走向,取決于中國的產業發展道路。職業教育要上臺階,最大的動力是產業升級,最大的基礎和支撐也是產業升級。互聯網行業的發展,成就了碼農的高薪,而基建領域的高速發展,則帶動了工程機械和工程機械駕駛員的崛起,比如到藍翔技校學好開挖掘機,也能獲得拿高薪的機會——問題就在于,能否讓多達幾千萬人的職業教育在校生和潛在入讀者,也能看到這樣的機會呢?

不改變低人一等的現實,職業教育談何吸引力

2015年,太原某游樂園小孩子們在體驗操作挖掘機

當前:

今日話題

推薦:槽值神吐槽FUN來了新聞哥

上一篇:今日話題:年入10億,毛利率6成,知網賺這么多合適嗎?

下一篇:今日話題:“無證賣泡面可樂被罰5萬”,如此執法真是為了食品安全?

彩取规则 超市承包鸡肉摊赚钱吗 大连渔网棋牌 股票行情查询一览表 德州麻将四人玩 nba比分直播网 西游争霸攻略 11选5计划软件神器 app视频赚钱软件 辽宁心悦麻将鞍山 德国赛车 很多人咖啡馆赚钱吗 韩国快乐8 APP自助领取彩金38 鸡肉加工厂赚钱吗 老百姓要做什么才能赚钱 福建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