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話題:“南方養老金支援東北”,沒你想象的那么不公平

2019-01-23 19:10

“南方養老金支援東北”,沒你想象的那么不公平

養老金夠不夠發,每個人都關心。最近,中國財政學會副會長賈康“把南方多年的滾存結余調到東北就燃眉之急”的建議,讓網友炸開了鍋。“南方社保資金結余多,是因為年輕人多交的多,以后我們怎么辦”,這不是“自己賬上有余錢就被要求支援隔壁老王”,不少媒體也認為這個辦法太不公平。

文 | 劉文昭

養老金“南錢北調”已經有了,這種調劑有其公平意義

賈康的建議是在12日某經濟論壇上提出的,他的演講是關于整個財稅改革的前瞻,說到養老金,他建議盡快把全社會基本養老的統籌機制提升到全國是一個蓄水池,如此南方多年的滾存結余就可以調到東北救燃眉之急。

沒想到,只占整個演講極小部分的養老金“南錢北調”,引發軒然大波,南方網友罵聲一片。

其實,為解決部分省份養老金收支缺口問題,“南錢北調”已經開始了。2018年7月1日,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正式實施,中央調劑基金由各省份養老保險基金上解的資金構成,上解比例初步定為3%。

“南方養老金支援東北”,沒你想象的那么不公平

在很多學者看來,這是養老金國家統籌的第一步,表明政府要對各省的養老金統一調配,“劫富濟貧”了。可能是因為制度過于抽象,當時很少有人關注。

一些南方網友會說,這也不太公平了,我們賬上的余錢為什么要給北方?以后他們用什么還?

這說明很多人還不清楚本省養老金結余是怎么來的。先來看兩組數據,根據2016年社保報告,當年年末基本養老保險累計結存4萬多億元。養老金總量問題不大,但結構有問題。

表現在各省結余差別很大,廣東為7258億,黑龍江為負232億。河北、吉林、內蒙古、湖北和青海也出現了當期收不抵支的狀況。

“南方養老金支援東北”,沒你想象的那么不公平

另一組數字是撫養比,它是參保職工人數與領取養老保險待遇人數的比值,可以顯示出養老保險基金的壓力。

不同省份之間差別依然較大,最高的是廣東超過了9.25比1,有的省份撫養比卻不到2比1,比如四川1.75比1,最低的黑龍江不到1.3比1。

為什么發達的南方省份撫養比和養老金結余高,欠發達地區相對較低呢?當然不是因為發達省份的人生孩子多,而是發達省份一般是人口流入大省,工作人口多,而欠發達省份一般是人口流出大省,交社保的人少,領社保的老人相對多。

“南方養老金支援東北”,沒你想象的那么不公平

由于戶籍制度的限制,流動人口很難在發達地區安家落戶,結果他們成長、讀書的成本在家鄉,在發達地區交社保,卻很難在當地領社保,發達省份坐享勞動紅利,養老金結余自然高。

這種現狀持續下去,才是不公。

面對賈康建議引發的爭論,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即認為,“(外出務工者)他們父母和子女成了留守老人和留守兒童,需要發養老金呀,但他們卻把錢交給了廣東,用中央調劑制度把一部分錢轉移支付給黑龍江,下一代養活上一代,這也是公平的。”

南北省份養老金結余差距大,背后是我國養老金尚未全國統籌

也許南方網友還會說,那欠發達省份可以將國有資產注入社保,或者努力發展經濟,有了就業,養老金自然充足。

首先,賈康在回應中表示,他的建議和“以國有企業資產收益支持社會保障體系運轉”的建議,并不發生矛盾,可以、也應當同時使用,相輔相成。

“南方養老金支援東北”,沒你想象的那么不公平

賈康回復網友評論

實際上,2017年公布的《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實施方案》也明確,從當年開始,選擇部分中央企業和部分省份試點,統一劃轉企業國有股權的10%充實社保基金。

其次,我國各省養老金結余差距巨大,和養老金的統籌水平有很大關系。

要知道,我國的社保制度在建立之初是交由各地政府自行探索的,結果導致了各地養老金極為“碎片化”。

養老金有結余的,可以在社保費率上更靈活,對企業更有吸引力;養老金緊張的,不愿少收一分,企業就更不愿去。因果循環,各地社保形成了“旱得旱死,澇得澇死”的僵局。

“南方養老金支援東北”,沒你想象的那么不公平

據財經網報道,中國經濟改革研究基金會理事長宋曉梧多次舉的一個例子是,在黑龍江投資一個招收1萬名工人的企業,向每名工人發放平均每月5000元的工資,一年的工資成本是6億元。

公司在黑龍江繳納養老金的比例是22%,而在東南某省只需繳納13%,兩者相差9%,即企業每年可以省下5400萬元,那為什么要在黑龍江投資?

目前,企業的社保繳費負擔沉重。2018年12月,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弗里曼講席教授白重恩指出,社保繳費在中國企業利潤中的占比為48%,而德國這一比例為21%。

他認為,造成中國企業稅費負擔高的正是社保繳費。相對于其他社保繳費,養老保險繳費率最高,“降低養老保險繳費,對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而言,可謂是盤活棋局的重要舉措。”

賈康建議養老金全國統籌,富省幫助窮省,也是為降低企業社保費率提供可行的路徑——試想,如果一個省本身養老金已經收不抵支,它哪有動力降低社保費率呢?

其實,我國現有養老金統籌體系繳費標準高(世界范圍內幾乎為最高),統籌層次低,問題重重早已飽受詬病,加快養老金全國統籌,已是學界和政策界的共識。而養老金在國家范圍內統收統支,也是主要國家的通行做法。

養老金全國統籌需要考慮各方利益,但不能一直拖下去

養老金全國統籌,富裕省份的人也不用擔心自己將來領不到錢。如賈康所說,不論怎樣統籌,是在市級、省級,還是提升到全國,繳費者在退休后領取時的受益標準(領到多少錢)都是要按規則執行、受法律保證的,并不因為他的倡議而改變。每位具體的養老金領取人,拿到的這份錢仍是按法定標準,既不會多,也不會少。

養老金全國統籌的好處很明顯,不僅可以促進人員自由流動,還可以提升養老金管理水平,利其保值增值,眼下則有望降低企業稅率。為什么我國的養老金全國統籌一直進展緩慢呢?這既有技術和管理的因素,也有各級統籌部門的利益博弈。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李珍指出,每個地方政府都希望本地企業的負擔輕以促進經濟的增長,減輕社保負擔也是招商引資的一個有利條件。但在財政分灶吃飯的前提下,統籌層次提高到哪一級,哪一級政府實際就成為最終的財務負責人。

養老金積累的多的省份,資金就存在當地銀行,對當地金融業和經濟發展有很大的支持,這也是為什么有結余大省的社保人員表示,他們不反對全國統籌,前提是將現有結余留在省內,新制度執行后的基金再進行全國統籌。

賈康在回應網友時更是激憤的表示,一些技術層面的顧慮,可說基本都是借口,實質是原已形成的幾十萬人管理繳費的“利益固化的藩籬”。

改革總要觸動既得利益,雖然養老金全國統籌也并非完美,也要防止地方虛報退休人數,降低征繳積極性等道德風險,但這些問題并非無藥可解,更不該成為一拖再拖的借口。

當前:

今日話題

推薦:槽值神吐槽FUN來了新聞哥

上一篇:今日話題:春運:每個特別的回家禮物背后,都藏著一句沒說出口的話

下一篇:今日話題:就業者工作時長十年增長22%,這才是最值得擔憂的數據

彩取规则 广东11选5开奖视频 排列五开奖奖视频频 3d实战个人技巧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玩法 双色球稳赚不赔的方法 派派种什么菜最赚钱 全网最早原创36码特国网址 福建快3一定牛 河南快三 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玩彩票技巧稳赚不亏 江西快三走势图基本图 时时彩走势图 澳门赌大小如何看路 好友同玩麻将app 华东15选5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