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話題:無限極忽悠人亂停藥、亂“服藥”之惡,是利用了人性

2019-01-21 19:11保健品直銷(傳銷)企業通過宣傳、洗腦,加上金字塔模式本身的強驅動力,培養出了數以萬計的虛假醫療信息的傳播者,而且個個能說會道,無比熱心。

無限極忽悠人亂停藥、亂“服藥”之惡,是利用了人性

文 | 陳城 特約作者

近日,由權健事件肇起,保健品直銷(傳銷)的亂象問題正逐步再次呈現在社會面前。最直接的,就是一些患者聽信“保健品可以當藥”,盲目停藥,胡亂“服藥”,結果造成嚴重后果。比如陜西女童疑似服無限極產品而心肌受損,以及河南三鹿受害少年疑似服用無限極產品而尿毒癥去世。這樣的事情,為何一再上演?

中國人的一些常見“屬性”給予了保健品直銷(傳銷)可乘之機

首先需要闡明的就是,為什么要在“直銷”一詞后用括號注解為“傳銷”。直銷行業是受法律認可的銷售模式,而傳銷則是非法的。但由于二者模式極其相近,在實際操作中容易模糊邊界,一直以來,直銷的亂象總是無法脫離傳銷的色彩。

按照中國法律的界定,只有單層次直銷才是我們所說的合法的直銷,而多層次直銷被界定為傳銷,是非法的。通俗解釋即:單層次直銷只推薦產品,而多層次直銷又推薦產品又推薦人(拉人頭、發展下線)。通過現實中的社會觀察可以發現,很多直銷企業所使用的方式一樣是多層次直銷,只不過在合法直銷牌照的保護下,大家并未捅破窗戶紙罷了。

無限極忽悠人亂停藥、亂“服藥”之惡,是利用了人性

直銷與傳銷的紙面定義對比,引自“北京時間”

傳銷模式,大多數人自然是不陌生的。然而很多人也許忽略了,一旦結合了保健品,直銷員會多了一重“要命”的身份。不妨仔細考察近期的這些新聞,受害者往往都是聽信別人的介紹之后,才中招的。這也許稱得上是直銷(傳銷)保健品這種模式其中一個最惡劣的方面——通過宣傳(洗腦),培養出了數以萬計虛假醫療信息的傳播者,這些傳播者實際上就是直銷員。

直銷員要擴大自己的營收,除了相信自己所售賣的產品,另一個渠道自然就是擴展下一層級的直銷員。每個人的交際范圍有限,但是通過擴展下一層級的直銷員,就能讓整個用戶群體成滾雪球式增長,從而讓各級直銷員相信能夠從中牟利變現。這就是所謂的傳銷金字塔結構。

在這樣的模式下,直銷員們為了賺錢,無所不用其極,以親身經歷或假扮權威,到處忽悠尋找銷售對象,甚至盯上那些需要正兒八經需要治療的患者,勸說他們用保健品來替代治療。被欲望支配的直銷員們,哪會在乎這種做法負責不負責?

無限極忽悠人亂停藥、亂“服藥”之惡,是利用了人性

三鹿受害少年家里購買的無限極產品

由于這些“直銷員看診開藥”現象相對分散,不像集中在城市大醫院的醫療糾紛那么矚目,人們低估了這類現象的普遍性和嚴重性。如今看來,這可以說是個極其重大的問題。

除去直銷模式本身的驅動力外,這種現象還利用了中國人的一些常見的社會屬性。這些屬性給予了直銷員不斷發展下線的契機,也讓民眾以保健品代藥的消費幾率大大增加。

首先是許多國人習慣性地好為人師。這是一種普遍存在的社會現象,在生活中擁有無數的案例。比如說你懷孕了,身邊就會出現無數的聲音,要求你必須吃這個、不能碰那個,似乎一個個都身經百戰經驗豐富。在保健品直銷中,這樣的情景就會演變為,我家這個牌子的保健品吃了好,保證你生個大胖孩子。

其次是另一種中國人的慣常思維,即偏方思維。認為偏方有奇效的想法,在科技水平已經世界前列的中國社會依舊是根深蒂固的。這樣的思維,套用在保健品直銷中,已經是非常泛濫。最典型的,就是把保健品與中醫綁定,宣稱自己所賣的保健品蘊含了老祖宗幾百上千年的智慧。而許多人對此深信不疑。

無限極忽悠人亂停藥、亂“服藥”之惡,是利用了人性

以上的常見的容易被保健品直銷(傳銷)所利用的社會心理,很大程度上凸顯了中國的家庭醫生服務的不完善。

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情,一直是科學解決問題的出發點。生病了咨詢醫生,通常比網上尋醫問藥和問身邊的親朋,來的更對癥下藥。但問題一方面在于多數中國人并沒有養成咨詢付費的習慣——靠譜、深入的咨詢當然是需要付費的;另一方面則在于,即便有了網絡咨詢的手段,但人們還是更習慣于去醫院,耗費的時間成本較高;一些較嚴重的問題,除了需要憑借高年資醫生的經驗判斷,還需要一些科學檢查來輔助確認,費用較高。這兩點就足以讓很多人選擇放棄咨詢醫生,反而更愿意聽信身邊親朋好友的說法,這才給了保健品直銷(傳銷)以更大“發展”空間。

還有一種心態,是病急亂投醫。一些患者可能因為被醫生判定絕癥,心態崩潰對生活絕望,在這樣的心境下,就容易誤信誤聽。而保健品直銷(推銷)過程中,針對這樣群體的廣告宣傳其實非常之多,甚至夸大其詞,無限度的虛假宣傳。就如媒體起底權健公司時,所報道的小周洋所經歷的魏則西式悲劇。

保健品直銷(傳銷)亂象,當首先解決監管不到位問題

那么,保健品直銷(傳銷)的亂象能夠根治嗎?恐怕是有難度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就在于我們以上談到的那些人性,那些埋藏在特定人群內心深處、難以轉變的心理狀態。

從受害者的角度來說,這些人群無限希望自己能夠健康長壽,甚至自己能夠戰勝絕癥。這樣的心態,恰恰正中直銷員群體的下懷,而且在經歷洗腦之后,他們可以無限放大產品功能、進行各種噓寒問暖,毫無心理負擔。而這些在講究科學嚴謹的正規醫院里,恰恰是無法看到的。醫生可能會選擇讓病患感覺寬心,但不會夸大其詞,那是對患者的不負責。

直銷員就更不用說,直銷這種模式、這種游戲規則就注定有著強驅動力。支撐直銷的核心就在于它的變現體系的設計,層層下線,也意味著層層上套,最大化釋放了人的貪欲。

無限極忽悠人亂停藥、亂“服藥”之惡,是利用了人性

保健品傳銷通常極具蠱惑力

消滅這樣的社會現象,肯定不容易,社會也很難徹底根除直銷(傳銷)這種銷售模式。中國曾于1998年4月頒布了《關于禁止傳銷經營活動的通知》,將傳銷和直銷全部封殺。但中國加入WTO時,承諾了對無固定地點銷售的模式取消“市場準入的限制”,這表明了直銷行業是全球市場經濟都在通行的模式,不能由行政制度強烈扼殺。

但有些做法是值得參考的,比如康寶萊、安利等美國直銷行業巨頭,無論是在中國的發展還是在美國的發展,至少沒爆出無限極那樣惡劣的事情,這跟美國政府機構對直銷(傳銷)企業的嚴厲監管有較大的關系。

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就一直致力于明晰合法直銷和非法傳銷之間模糊的界限。FTC網站上公布的一份針對350家多層次營銷企業的研究報告稱,99%參與多層次營銷的人面臨虧損。美國反傳銷專家菲茨帕特里克也表示,消費者每年因傳銷損失超過100億美元,許多人耗盡了畢生儲蓄,債務纏身。而這些數據,似乎在中國國內是看不到的。

此外,與政府、企業之間的博弈,也是FTC工作的日常。雖然,多層次營銷企業在政府的游說工作給監管帶來了難題,但實際成果還是頗有成效。2016年7月,被控傳銷的保健品公司康寶萊在歷時2年的調查后與FTC達成和解,同意全面重組其美國市場業務,并賠償消費者2億美元。新澤西學院商學院院長威廉·基普表示,FTC在過去21年中發起26起傳銷案訴訟,被告的企業不是敗訴就是同意和解,大部分企業最后停業。

無限極忽悠人亂停藥、亂“服藥”之惡,是利用了人性

美國直銷保健品巨頭康寶萊須賠償消費者2億美元

這其實也意味著,中國政府相關機構,也理應加強在制度上的建設,及對這些保健品直銷(傳銷)企業的嚴厲監管。只有首先解決監管不到位問題,才能夠更深入的去推廣讓所有民眾認識、了解保健品直銷(傳銷)行業背后的危害,讓人性的弱點不再被利用在保健品直銷上。

當前:

今日話題

推薦:槽值神吐槽FUN來了新聞哥

上一篇:今日話題:“反殺”深夜持刀入侵者,豈能追究故意殺人罪

下一篇:今日話題:春運:每個特別的回家禮物背后,都藏著一句沒說出口的話

彩取规则 3d金码关注码今天 微乐江苏麻将下载 双色球杀一红汇总 双色球安装软件 5611电玩城 江西快3入口 辽宁11选5追号计划 电玩城龙虎技巧 广西快乐10分分析 新快3 大乐透技巧中5红方法 云南十一选五500期 上海快3彩票发行 北京足球指数 快乐8稳赚技巧 阅美讲师怎么赚钱